男人不识本站,上遍色站也枉然




(一) 序
我的女友名叫柳柳,英文名叫YOYO
柳柳身高163釐米,容貌如天仙一般美丽。红红的脸颊之间,鼻子显
得略微有点大,下面掩盖着的,是只有少数人能看出来的淫荡。
柳柳体质比林黛玉好不了多少,如弱柳扶风。柳柳中气不足,说话(特
別是普通话)时有点林志玲一般的嗲声嗲气,配合不时在红唇上舔过的小舌头,
我们男生在这幅景像面前,下面总是会擡头致敬。
我和柳柳是高中同学。第一次见到她时,她上身穿着黄色的T恤,将略
微隆起的胸部紧紧裹住;下身是一条白色包臀裙,紧紧地包住她的小屁股,这种
裙子大家都知道,在阳光下会变成透明的。
? ???那年九月,一群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进入高中,荷尔蒙在酷暑的空气中散播开来。
我座位前面女孩长髮的芳香不时触动着我的心弦。第一节课是英语课,当年轻的英语
老师询问有沒有同学想担任英语课代表时,前面的长髮女孩站了起来,用清脆的嗓音
,流利的英语向大家自我介绍着。那一瞬间,柳柳吸引了无数男生的目光,特別是她
那娇滴滴的声音,勾人心魄。但对我来说,最具诱惑力的是柳柳的美臀,曲缐在
白色包臀裙的衬托下一览无馀。最具诱惑力的,是白裙被微汗浸湿,露出的臀部肤色
,以及白色小内裤的痕迹——虽不是丁字裤,但布片也仅仅大了一点。柳柳和英语老
师互动得很投入,时不时还笑得腰肢颤动,白裙紧裹着臀部,似乎要炸开一样。我的
浑身仿佛有火在烧,馀光看了一下周围的男生,基本上注意力都集中在柳柳的屁股上,
吞咽着口水。下课后,当我看到柳柳从座位上站起来,向外面跑去时,紧翘的屁股一
扭一扭,将裙子带着左右摇摆,裙子上可以看到内裤的边缘。那天我暗下决心,有朝
一日定要将柳柳从身后压倒在课桌上,盡情把玩。直到今天,柳柳的臀部一直是我的
最爱,只要想到它,就有将她按在床上狠狠抽插的冲动。从这么多年的经验看,我显
然不是有这种冲动的唯一人。
一开始,我们坐得很近,每天我都找机会去接近她,给她讲笑话、替她买东
西、跟她一起讨论问题,渐渐地,我发现她看我的眼神也慢慢有了一丝丝好感。
我们的关系一天天地接近,简直到了形影不离的程度。
当然,暧昧的时间沒有持续太久,我向她表白了,她娇羞的双脸泛起红潮,
微微点头,答应了我,我们紧紧相拥在一起……
可是,这么一个美丽性感、骨子里又透着一股淫荡劲的小美女,怎么可能只
有我对她春心萌动呢?每天在她周围献殷勤的男生不计其数,端茶送水的、帮助
学习的、送礼物的……而柳柳是来者不拒,用她那勾人心魄的声音和挺翘的
屁股在男生中间周旋自如,我每次见到都醋性大发(毕竟是年少啊,要是现在,
嘿嘿,求之不得呢),每当柳柳穿着性感的短裙时,都有人在后面吹着口哨,说
不定,还有人打着手枪呢!在班上,柳柳每天早上自习后要收发英语作业,班上
的男生便围着她起哄,有的借交作业时用手肘触碰柳柳的胸部,柳柳穿裙子时经
常有男生故意弄掉作业本,让柳柳弯腰去捡,看着她护住身后裙底风光,又护不
住胸前的窘态。然而,我虽心中炉火中烧,但却无能为力——似乎,柳柳对男生
赤裸裸的欲望并不在意,不仅沒有大加抗拒,而是乐在其中。虽然穿短裙时常被
骚扰,但夏天时柳柳仍然在短裙和牛仔热裤之间来回切换。每次有男生触摸柳柳
时,她的脸上都会泛起红晕,但仍保持着镇定的神情;当弯腰捡作业本时,明知
道裙后、胸前都有一双双色迷迷的眼睛,但直起身子后她仍然只是嗔怪地瞪男生
们一眼,还会和男生们打鬧。
? ???久而久之,当柳柳被咸猪手触碰时,我发现心中除了妒火,还会泛起病态的
快感——柳柳你时而女神模样,时而又享受被骚
扰的过程,怎麽不干脆发出阵阵娇喘,看看能把血气方刚的簇拥者们引爆成什麽
样子?当我夜里躺在床上,闭上眼睛,眼前常常会浮现出这样一副画面:一
双双手在柳柳的透明白裙上游走, 柳柳扭动着曼妙的身体,用林志玲一般的声音
,发出微弱的抗拒声,娇喘声,红唇含着手指,用妩媚的眼神看着我,似乎在诉
说着满心的春意。这样幻想自己的柳柳,令我内心产生丝丝愧疚感,但下体的沖
动,却令我无法抑制,沈迷于这样的幻想中不可收拾。
不到一年,我们的感情就被第三者小方成功拆散,几成陌路。直到大一,我
们都只是保持着不冷不热的联繫。但我看得出来,每当我冷落她到冰点几天,她
都会焦急的想讨好我,我知道她对我心怀愧疚。
不过我沒有多想,只是随着受胡大作品的慢慢影响,男生挑逗她时,我慢慢
从醋意转为了病态的兴奋,自慰时也会想像着那些对她充满欲望的男生将她扑倒
在地,让杨柳口里含着一根肉棒、双手一手一只,下身穿着被精液浸湿变成完全透
明的白色包臀短裙给小方狠狠地幹。
几年间,我以为她的肉体就会属于小方了,我和她不会再有进一步发展的机
会,结果,大一的一天,我收到了一条彩信:「晚会的礼服,嘻嘻,美不美?我
想你啦!」
天啊!进大学一年不到,柳柳就已经变得这么成熟美艳,那一抹上翘的
嘴角,是不是含过小方的肉棒呢?我不禁将手伸进了内裤揉动起来,最后忍不住
射在了手机萤幕上,柳柳的嘴角处。